某些电子产品对静电较为敏感,所以我们操作时需穿防静电服、防静电鞋

    粉体是指由固体物质分散而成的细小颗粒,粉体是固体物质的一种特殊形态,其带电性能与固体物质有显著不同。这种不同来源于粉体存在状态的不均匀性和弥散性及粒子之间的无序排列,造成电性能的不均匀性、不稳定性和各向异性。
    但是,由于粉体物质一般都具有较大的吸湿性,所以电性能测量受湿度的影响较大。粉体电性能的测量对温度和气压的影响有时也非常敏感。因此,造成了粉体静电性能测量的复现性较差。
    用气流输送粉体物质,在工业中已有广泛应用,但是粉体物质在气流加工和管路输送过程中,会频繁地发生物料与管壁、容器壁之问以及粉体物料粒子彼此之间的接触和再分离,呈现明显的带电过程,因而经常产生强烈的静电。同时,在粉体输送过程中,又很容易产生不同强度的放电火花,这就涉及整个输送过程的安全性问题。为了找出粉体在气力输送过程中的起电规律,又考虑到实验的安全性,人们通常是利用惰性固体介质粉粒进行研究。
    由于粉体静电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因此其定量计算是相当复杂的。实际的计算往往要限定某些条件及利用在某些特性条件下得出的实验系数,因此这种计算就带有一定的局限性和近似性。
    在有些时候,人体也会成为一个危险的静电源,由于人具有活动性,在操作产品时需穿防静电鞋防静电服来减少静电的危害。
  (1)人体对地电容  由于人体是一个导体,通常人体一旦产生静电,会通过很多方式泄漏到大地中,因而不会积蓄电荷。但是,如果人穿的衣物(如鞋子等)是绝缘的,会使人形成与大地绝缘
的孤立导体,这时人体则可能积聚静电荷,人体的电位可能会非常高,此时则可能诱发静电火灾、爆炸事故,也可能会使静电敏感的产品质量受到影响所以我们必须穿防静电服,和防静电鞋来防止静电产生。就好比这样一个模型:人体是电容器的一个极板,衣物相当于电容器中的电介质,大地是另一个极板,于是三者构成一个电容器。这个电容器的大小除了受衣物的影响外,还要受个人外貌特征、高矮、胖瘦等的影响。
    我们已经知道,电容C、电量g、和电压u之间存在一个这样的基本关系是u=q/C,所以不同的人对地的电容是不同的,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场合下,其电容也是不断变化的,于是人体对地的电压也是不断变化的。
    (2)人体对地电阻
    人体对地电阻是指人体在正常穿戴需穿防静电鞋防静电服情况下的对地泄漏电阻值。在静电防护领域中,我们主要关心的是人体对地的电阻,而与人体自身的电阻关系不大。人体对地电阻值的下限主要受人体安全因素的制约。在非正常情况下,人体触及200~380V工频电压时,应确保流过人体的电流小于5mA。确定人体对地泄漏电阻的上限时,要考虑泄漏电荷的能力。如考虑到某些电子产品对静电较为敏感,人体电位应在IOOV以下,而且从静电起电初始到电压下降至IOOV的时间不得超过0.1 s,否则难保敏感产品不受损害。如果假定人体的初始电压Uo=5000V,人体对地电容c=200pF,安全电压上限为IOOV,过渡时间为0.1s,由式u(f)=Uoe叫邶们,可求得人体泄漏电阻为1.28×10sn。这就是人体接地电阻的上限。工程上要求工作人员必须穿 防静电服,和防静电鞋来防止静电产生。可见人体带电因人体起电情况和人体放电情况而受人体对地电阻和人体对地电容的制约,因而人体对地电阻的控制是人体带电控制的重要手段。
    (3)人体静电位
    我们习惯上认为大地的电位为零位,所以人体的静电位就是人体的对地电压。由上面的基本关系式可以看出,人体电压与带电量g成正比,与人体对地的电容C成反比关系。通常人体的对地电容是很小的,于是实际生产生活中人体电位有时会高达几十千伏的数量级。因为人体电位是造成静电危害的一个直观参数,所以需要作为一个控制指标来认真对待。
    液体静电的发生和液一固交界面处形成的偶电层厚度关系很大,并有计算式也就是偶电层厚度8与液体的弛豫时间常数D。的1/2次幂成正比。由于丁=8/o",所以时间常数的大小主要由电导率盯决定,因为对大多数液体介质来说,介电常数占的差别不很大。
    由此可知,当电导率增大时,肘间常数和偶电层厚度将减小,静电的发生将减少。所以,液体介质的电导率盯不但是标志液体绝缘程度好坏的一个物理参数,而且是直接反映液体存在静电危险程度的重要参数。